小马小张的美好岁月

甜品2

貝卡:



4.

高一还没分文理科,马龙做着数学课代表但是数学成绩显得像个笑话。数学老师是个留着大胡子试图cosplay类人猿的中年男人,每次老要敲打敲打马龙,问他一句:你摸到入门的门把手没啊。

马龙叹气,至今没有。类人猿让他去一楼大厅旁边的复印室里搬试卷,马龙晃下楼,看到刚换的新光荣榜。这次高二文科班季考,张继科升到了十六位。他盯着那张一寸照看了一会儿,刚要走,后面人朝他耳朵边吹了口气,差点又被吓坏了。

又是张继科。

“别羡慕,好好学习,向哥学习,好不好?” 张继科笑嘻嘻地拍拍他。

马龙反手给了他一掌,让他看看另一边高一年级季考名单,马龙是第八名。他虽然数学差,其他几门,门门能超神。

“我,我高一也可是…” 张继科一噎。

“也可是次次考试挂科的人。” 马龙说完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张继科不作声,打算溜回班里去,算算时间马上就该打铃了。

“哥,” 马龙从后面叫住他,“信你到底看了吗?”

自从马龙把信塞给张继科,张继科一点反应也没有。没反应是什么意思,真让人摸不着头脑。马龙在后面看着他,张继科没回头,朝他挥了挥手,跑上了楼。



5.


马龙趴在自己房间的窗台上朝85幢望,老张家也住五楼,张继科的房间对着他的房间,小时候,张继科老拿一面镜子朝他房间照对他打信号玩。那边的房间也亮着灯。

高二的模拟考试马上要到了,张继科肯定在下苦功背书。马龙想到这里,就觉得自己也要把新学的政治历史再背几遍。他又想起自己写的那封信,那是一封很彻底的情书。

他说:你让我觉得1988这个数字很好,十八岁这个年纪很好,85幢和86幢的距离也刚刚好。最好的是我们同时到达二十年后。

张继科怎么着也算个文科学霸,这道阅读理解题应该不难解。但他一点反应也没有。马龙搁下笔,从抽屉里拿出手机翻到张继科的名字那里,想想又放下,但是手机震动了。

“喂,你在干嘛,我看到你拿着手机玩。” 张继科在电话那头说话。

马龙一愣,看到窗户那头的人正盯着他看。他心里流过去一点焦糖海盐味道的奶油。张继科举起手朝他挥了挥,然后说,

“过来我房间,我出道数学题给你解。”

马龙拿到一道奇奇怪怪的数学题r=a(1-sinθ),他本来数学就不太好,更何况这么摸不着头脑的一个公式。但想着张继科总是为了他好。

他在课间就举着那张纸发呆,同桌凑过来看,他挡了一下。同桌撇撇嘴,朝他说,

“我当是什么呢,这是笛卡尔公式?”

“什么笛卡尔公式?”

“我前几天刚在杂志上看到来着,就是心形曲线,在坐标系上画出来是,一颗爱心。”



6.


中午吃完饭午睡前张继科来找马龙,他去生活区买了些零食想分给他。马龙不在教室,后门口几个女生正聚成一堆讨论班里的男生。马龙算得上清秀,成绩又好,人也温温的,不知多讨女孩子喜欢。

前几天马龙云淡风轻地和张继科说,他也开始收到情书,还有问他要电话号码的,家庭住址的,约自习的,balabala…

“好了好了,挺得意啊你?” 张继科又去晃他的车把手。

张继科站在后门口听了一会儿,冷不丁地喊了一句:“马龙在不在?”

那群女生集体吓了一跳,拍拍胸脯镇定。然后集体朝他摇了摇头。

张继科把手里的零食递过去让他们转交,转身走了,想了想又回过头补了一句,

“马龙有喜欢的人了,你们压根没戏。”

下午下课后,马龙在天桥口等了一会儿,张继科就过来了,搭着他的肩往楼下走。两人都各怀心事不说话,骑上车子一前一后出了校门,并排安静地骑回了家。张继科和马龙挥手告别。

是夜,马龙做完手头的作业,拿着那张张继科给的纸看。他朝窗户那头望,拨通了手里的电话,

“我解出来了。” 他说。

“你百度的吧。” 张继科一愣又旋即说。

“我俩真有意思。”

“对啊,我看完你给的信的时候…” 张继科卡了一下壳。

看完的时候,感觉像是吃了一个四寸的鲜奶油蛋糕,满溢的甜蜜,从来没有过,马龙稚嫩的笔迹,每个字都像一个笑脸,每一点都打在他身体里。但他没有他那么勇,一开始突然想退开半步,只当是开玩笑。

这当然不可能,张继科日夜想了一个礼拜。后来马龙对他说,自己有多招女生喜欢,他的第一反应是害怕。那个时候,他忽然明白,没路可退了。

“看完的时候,想着要回你点特别的。不能输给你那篇小作文嘛。” 张继科接下去说。

“那现在是算怎么样?” 马龙问他。

两个人同时趴在窗台上,举着手机互相望。

“现在是可以说晚安了。” 张继科挂断了电话。

马龙懊丧地愣在原地,看到那边的人在偷笑。他发现真是玩不过这个混蛋。但是过了一会儿,马龙收到张继科发来的简讯:我喜欢你很喜欢你特别喜欢你。最好是我们一起到达二十年后。晚安。

(未完。)


评论
热度(49)
  1. 貝卡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